一代草原歌王一曲《天堂》封神如今竟已變成這副模樣 - 天堂私服網

一代草原歌王一曲《天堂》封神如今竟已變成這副模樣

  短劇結束後,變回正裝的騰格爾與沙一汀演唱了《三國殺》周年慶主題曲《傲視群雄》。該宣傳曲目前已在B站取得30萬的播放量,雖然量級不大,但在三國殺官方賬號中已經是排名第一的視頻。

  據毒眸不完全統計,這至少是騰格爾第六次與遊戲公司合作。此前,騰格爾分別爲《最強蝸牛》《王者榮耀》《坎公騎冠劍》等遊戲演唱過宣傳曲,與《夢幻西遊》合作的騰格爾版芒種,更是在B站獲得了千萬以上的播放量。騰格爾的個人B站賬號,如今也已獲得了七十多萬粉絲。在入駐B站的明星當中屬于頭部UP主。

  年逾六十的騰格爾悄然轉身,成了公司爭搶的香饽饽。騰格爾和遊戲公司的CP是屢試不爽的宣傳萬金油嗎?

  “桃花源美人多,來了一個武陵人,桃花源裏撞上了桃花運,一個打漁的這麽有福氣”,彼時,互聯網時代剛剛開啓,看上去相當“口水化”的歌詞和粗犷的旋律,讓這首歌成了初代“網絡神曲”,也讓騰格爾第一次跳脫出“草原歌手”的舒適區,與青年文化撞了個滿懷。

  《桃花源》火爆之下,八十年代就已成名的騰格爾又重新回到了大衆視野當中,被許多節目組看到了商機。

  在一檔綜藝節目中,騰格爾演唱了張韶涵的成名作《隱形的翅膀》。盡管在此之前騰格爾甚至不知道張韶涵是誰,但他還是花了很大心思重新編曲,爲這首歌帶來了完全不同于原版的感覺。

  極具反差感的騰格爾版《隱形的翅膀》成功點爆了網絡,許多網友調侃其爲“鋼鐵之翼”。騰格爾也因此成了同年齡段明星中風頭無倆的紅人。

  出圈的騰格爾逐漸嘗到了甜頭,接連收到各大衛視邀請,翻唱《倍兒爽》《醜八怪》《日不落》等等唱一首紅一首,與原唱之間的互動讓其繼續出圈到短視頻社區。一時間,玩梗者、模仿者齊聚狂歡,騰格爾順應時勢入駐B站,唱網絡紅歌《芒種》《野狼disco》《卡路裏》,逐漸固化了其“萌叔”人設。

  對于一個歌手來說,靠翻唱走紅未必是想要的結果,曾以《天堂》《蒙古人》等草原歌曲聞名的騰格爾難以理解時下網紅歌曲的走紅邏輯,“究竟哪兒美了?”騰格爾表示疑惑。

  不過,無論理解與否,騰格爾還是在熱衷于玩梗和反差的B站中成爲了青年文化偶像,也成功地吸引了廣告主的目光。2019年底,與夢幻西遊合作的騰格爾版《芒種》再次點爆B站,至今已經獲得一千萬以上的播放量。

  在與複旦大學社會學教授沈奕斐的對談中,騰格爾多次表示,自己的團隊並沒有刻意爲自己打造年輕化的人設,一切都是順其自然。但隨後他卻又流露出一絲被流量裹挾的意思,“以後不會讓團隊繼續擺弄我了,就開心就好”。騰格爾說道。

  不過,騰格爾還是陸續接了更多以翻唱爲主的廣告。《蝸牛與黃鹂鳥》B站共計140萬播放量,《達拉崩吧》190萬,即使是同樣爲上世紀的老歌《年輕的朋友來相會》,也有60萬。

  在B站等平台的帶動下,這些遊戲也確實得到了相當好的宣傳效果。據七麥數據,在發布《蝸牛與黃鹂鳥》後,《最強蝸牛》沖至了小米應用市場第5名,在Appstore遊戲排行榜上,《最強蝸牛》排名也有一定提升。《坎公騎冠劍》更是在魔性洗腦的廣告曲《達拉崩吧》助推下,首日拿下Appstore免費榜和TapTap熱門榜雙榜第一。

  《夢幻西遊》選擇與騰格爾聯動,更像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做出的勇敢決定。彼時,騰格爾翻唱梗正逐步在B站流行,《夢幻西遊》抓住了機會邀請騰格爾翻唱《芒種》。破千萬的視頻播放量,不僅爲《夢幻西遊》帶來了極大的曝光和拉新,同樣也讓騰格爾得以接到後續遊戲公司的商單廣告。

  不過,這樣的成功顯然是天時地利人和相結合的結果。盲目迷信騰格爾的作用,沒有做好宣發適配的遊戲廣告,往往只能投入金錢,不見回聲。

  《新笑傲江湖》的失敗就是典型。沒能找准受衆群體畫像,一開始就想著蹭一波熱度的《新笑傲江湖》選擇了肖戰作爲其代言人,流量湧入下,確實也將《新笑傲江湖》帶到了Appstore免費榜第一的位置。

  但顯然,飯圈屬性較強的肖戰粉絲和遊戲玩家的重合度並不高,《新笑傲江湖》的熱度僅僅維持了半個月熱度就大幅度下跌,一個月後,就跌到了Appstore免費榜1000名以外。

  試圖挽救頹勢的《新笑傲江湖》隨後找了騰格爾做代言人天堂私服然而,和飯圈氣質不合的B站並不喜歡流量明星,恨屋及烏,更不喜歡流量明星代言的相關産品,使用騰格爾做代言人,是官方試圖迎合B站用戶的一種心態,但其前後氣質不合,不能讓玩家買賬。

  《新笑傲江湖》宣傳曲最終在B站僅獲得20萬播放量,其遊戲熱度小幅上升,但隨後也迅速跌落。此後,新笑傲江湖又分別找了大張偉、張雨绮做代言人,展露了遊戲宣傳方對遊戲受衆定位的混亂。

  同時,騰格爾的爆紅,往往也與大火的同名歌曲有關。流量基數在前,騰氏唱法在後,才共同達成了破圈引流的作用。

  換句話說,只有《芒種》《隱形的翅膀》火到大街小巷,固化了在聽衆心中的既有印象,騰格爾的獨特唱法才能有所謂的“反差”並制造出“梗”。如果原曲沒有出圈,即使有騰格爾的加持,遊戲宣傳曲也很難能起到突出效果。

  如今,不溫不火的《三國殺》年度宣傳曲也同樣面臨如此局面,原創歌曲《傲視群雄》從歌詞到旋律都不具備出圈爆火的可能性,即使是現在30W的播放量,恐怕也有賴于發在了300萬粉絲級別的B站UP主吃素的獅子賬號下。是否邀請騰格爾,似乎並無差別。

  一天一梗的時代,騰格爾的熱度持續多年已經算是一個奇迹,但“反差感”的效果也早已逐漸下降。或許騰格爾本人可以讓一切都順其自然,但遊戲公司,真的該找找別的路了。

  天堂1水妖厲害嗎

  相關遊戲資訊連結:

  《天堂》關于破壞者的練級經驗

  《天堂M》如何創建角色遊戲公測時

  韓遊《天堂W》兩天營收近億人民幣

天堂私服網最新資訊